4008-888-8889490489@qq.com

新闻动态

开始我觉得好玩,那纸片一会儿模糊朦胧

发布日间:2018-12-16   浏览次数:

 
 
  吃了饭,安顿好她,已经快九点了。窗外漆黑如墨,有阵阵微风吹进。她坐在电脑前看我写的东西,看得很仔细。我拿脸盆接了些凉水,又倒入开水,摸摸水温,热辣辣的,挺好。我端给她。
 
  “洗脚啦!”我说,边说边蹲下。
 
  她要自个儿来,被我阻止。
 
  我脱下她的高跟鞋,去掉丝袜。她的小脚丫美丽依旧,皮肤白嫩,十个脚指头一个也没少。我将两个脚丫揽进怀里,逐个指头,逐个指头地忘情亲吻。她低头看看我,没有拒绝。她又继续看我的文字。
 
  我一边亲,一边无声流泪,眼泪滴滴答答落在她脚丫上。我这是以泪洗脚啊,我暗自感叹。
 
  窗外漆黑如墨,没有星星,没有月亮,更没有麻雀。一只狗叫了一声,声音虽不响亮,却甚是悠长,在空气中飘荡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 
  她摸摸我的头。
 
  “写的是我吗?”她问。
 
  “哪个?”
 
  “。”她淡淡地说,语气有些伤感。
 
  我点点头。我把她的脚丫放进水中,小心翼翼冲洗,生怕手上的指甲划伤了她。
 
  她拖动鼠标,一行一行,一页一页地看。
 
  “那个姐姐是谁?”她问。
 
  “编的,”我说,“纯属意淫。”
 
  她笑。
 
  “骗我的吧,”她又摸我的头,“看着跟真事一样,有鼻子有眼的。”
 
  “谁骗你谁是狗!”我义正词严。
 
  她不再说话,又专心致志看起来。
 
  脚底,脚背,脚指头,脚趾缝,挨个洗了一遍后,我又开始洗第二遍。那只狗又叫了一声,这一声很是嘹亮,响彻云霄,我被吓得哆嗦了一下。
 
  我一下一下地洗,一下一下地洗,洗着洗着,洗着洗着,洗着洗着,突然,她对着电脑哭泣起来。